9.0

2022-08-30发布:

少妇的哀羞之抱紧我

精彩内容:


 “好了!拍夠了吧?現在用攝影機錄下來就好了!要開始辦正事了!”
  袁爺的提醒,使這一段的羞辱暫告停止。泉仔收走了相機,在四個角落各架上一架V8,受盡屈辱的小依情緒激動的縮著身子、無法抑制的啜泣著。
  袁爺踢了踢桌腳,大聲的斥喝道:“不要再給老子裝死了!像開始那樣把腿張開、用手抓好!”
  小依哽咽的乞求:“剛剛……人家已經作給你們看了……饒了我吧……”
  袁爺粗暴的將她的臉轉過來,惡狠狠的說:“剛才只是讓大家先熱熱身!重頭戲現在才開始呢!不聽話的話,我就修理你的男人。知道嗎?”
  孤立無援的小依身處在這群惡狼中根本沒有抗拒的能力,只好再一次忍著幾近暈眩的羞辱,順從的握著自己的腳踝、在他們貪淫的注視下張開兩腿。
  “很好!再張大一點。”袁爺半蹲在她張開的雙腿中央,仔細的看著。
  “嗚……”小依痛苦的閉上眼咬著下唇,把腿張的更大。原本就美的腿在用力的情況下更顯得均勻修直,腳背與小腿是成一直線的,腳趾頭微微的彎曲。
  “真美!”泉仔贊歎著,一只手從她緊致的腹部撫摸到神秘的叁角地帶,那裏的恥毛又光滑又柔順。
  “哼……”小依羞得使不出力,一條腿從手中脫落。
  “握好!”袁爺幫她把腳擡起來,命她重新握住。
  泉仔的手已侵犯到濡滑的溪谷,手指正沿裂縫邊緣玩弄稀稀的恥毛。
  “嗯……哼……”難堪的搔癢使赤裸裸的股縫不安份的動著。
  “這幺濕呀!有些毛都跑到洞洞裏面去了,我幫你整理一下吧?”泉仔問小依。小依緊閉著眼,咬著嘴唇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  泉仔看到小依竟點頭答應讓自己整理她的私處,興奮的一顆心要跳出來,這可比自己強來要具有挑逗樂趣多了,而且小依的身體起伏的愈來愈急促,雖然還矜持忍著不出聲,但已開始咿咿嗯嗯的喘息,臉頰泛起了可愛的紅暈。
  “先從哪裏來好呢?嘿嘿。”
  泉仔興奮的有點不知所措,先用兩根手指壓住肉縫兩側柔軟的恥丘,使肉縫向兩邊翻開吐出紅黏的果肉,然後試著扯一扯長在靠近陰戶組織邊的一些恥毛,有些恥毛的毛根已牽扯到敏感的平滑肌,阿泉用力捏住著落在最裏面的一根慢慢的拔掉。
  “哼嗯……”小依的股溝用力的縮緊起來:“好癢……不要……”
  她辛苦的喘著氣望著泉仔,那感覺有點像硬生生扯下鼻毛,只是拉斷鼻毛會想打噴嚏和流鼻水,而拉斷那裏的毛,卻使得穴水泌出來,原本就濕滑不堪的陰戶現在更是狼藉!
  泉仔光看她的反應就亢奮不已,卻還故作心疼的說:“好老婆,忍耐一下,有點癢有點痛,可是整理好後很漂亮,整理好我會好好獎勵你哦……”
  小依咬著唇閉上眼睛,泉仔開始用長長的指甲從黏濕的穴肉上捏起沾在上面的恥毛,但這些毛沾在濕滑的黏膜上並不好拿起來,必需用指甲深深掐入才可能夾住,有些夾在複雜唇溝間的更是難取。
  泉仔一根根的將它們捏出來拔掉,敏感的黏膜被尖銳的指甲一再的刺激,令她腰臀不安份的扭顫,兩條腿變換出各種讓人賞心悅目的姿勢。有一根深陷入陰戶內的斷落恥毛,泉仔試了好幾次都捏不起來,指甲一次又一次的刺激充血的黏膜,從陰道深處不斷擠出蜜汁,到後來小依被挑逗得張著小嘴直喘息,終于再也忍不住哀吟出來:“哼……人家……受不了了。”
  她無法再抓住自己腳踝,而改抱著大腿不停的蠕動身體,整片臀部都是濕亮的汗汁。
  此時山狗一把推開泉仔,道:“我也受不了了,把腿張好!”。
  小依努力的打開腿根,山狗俯下身吐出肥舌,用寬大的舌面“啾…”的狠狠舔了小依整片展開的股溝,舌面舔掃過凸起的肛門、敏感會陰部,再蓋過滾燙的要溶化的濕穴、最後舌尖頂住勃起的陰蒂用力的壓揉,小依美麗的胴體産生強烈的冷顫。
  “啊……”酥麻電流傳遍了身體,簡直連骨頭都要融掉了!
  山狗擡起頭來,整片舌頭都是黏稠的蜜汁,像黏膠一樣一直滴下來。吞進這些腥滑的液體後,山狗意猶未盡的舔舔嘴唇道:“先仔細來看看你的小穴穴長什幺樣子吧!等一下弄到你舒服的地方要告訴我哦!知道嗎?”
  小依難受的閉上眼睛,山狗再度用手指拉開紅黏不堪的肉縫,讓複雜的肉片像花一樣的展開來,然後挑開包覆著陰蒂肉芽的嫩皮。
  “哼嗯……”小依全身肌肉緊繃,心頭狂亂的跳著。“那裏好癢,真希望他幫我……揉揉或……吸一吸……”
  山狗沒有辜負小依的期望,他用指甲尖小心的挑起黏嫩的肉芽。
  “嗯……”小依顫聲的歎息。
  山狗如獲至寶的把可愛的肉芽夾在兩片指甲間搓來揉去,陰核一下子就充血變成紫紅色。
  “啊阿……哼嗯……”小依用力地抱住自己兩邊大腿,腳掌彎曲成誘人的弧形,腳趾頭互相夾在一起。
  “……頭好……暈,不行了……唔!這是哪裏?……好麻……快……誰都可以……和我作愛……”小依淫亂的想著。
  山狗邊搓弄她的陰核,邊整個人湊近她的臉,輕輕的問道:“這裏舒不舒服啊?”指甲加重力道的搓揉。
  小依痛苦而斷斷續續的喘息喊著:“啊……舒服,人家……好癢,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  山狗淫笑著說:“我會救你的,把你的腿張好哦!”
  小依喘不過氣來似的“嗯…”顫抖地點頭表示順從,用盡僅剩的一點力氣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腿更使勁的打開腿縫,剛剛對玉彬的承諾早已被排山倒海的肉欲所淹沒。
  陰核變大而有彈性,山狗知道時機已成熟,改以整只手掌輕輕的摳撫濕滑的肉溝。小依起先“嗯嗯哦哦”的擡著屁股迎合,山狗手指一滑,“滋!”一聲清脆水響,中指一半塞入滾熱多汁的小穴內。
  “啊……”小依激烈的挺腰哀吟,強烈的快感快速的麻痹敏感的身體,手再也無力抓住自己大腿。
  山狗停下動作辱罵:“臭婊子!你是聽不懂嗎?叫你把腿張好讓老子我搞個痛快!你還故意放下來,叫我怎幺搞你!”
  小依激動哀喘的求著山狗:“人家……沒有力了……那裏好麻……把我綁起來吧……我會聽話的。”
  袁爺淫笑的說:“想被綁起來搞?嘿!沒那幺簡單,可以被綁起來搞的女人是有羞恥心的。像你這種淫蕩的女人,要自己張大腿把肉縫剝得開開的,才有人願意搞你。懂嗎!”
  此刻小依早失去自尊和廉恥,她吃力的握住自己的腳踝,再度向兩邊分開雙腿。腿根一開後,陰戶被塞拔的快感又沖向腦門,手指一吋一吋的沒入緊滑的陰道內,不斷有黏汁被擠出來。
  “嗚……嗚……”小依無意識的呻吟著,腳心已開始抽筋,指甲用力的掐住自己腳踝肌膚。
  山狗是一個身高超過190公分,重達100公斤的純種黑人,光是他插入小依陰道的中指就比玉彬的小雞雞勃起時還粗,而且指節腫大,長度也超出十英吋。小依長這幺大還沒被這幺長的東西插過穴穴,原本碰到陰道較深的地方還很舒服,但現在手指已經快通過子宮口了,還在不斷進入,疼痛已開始産生。小依痛苦的搖著頭,無法連貫的哀喊:
  “不……不行了……不可以再進去……會痛……”
  但山狗並不理她的哭求,手指一直搗入子宮。
  “嗚……”小依發出讓人心疼萬分的長長哀號,但山狗的手指還再前進。
  “……會死掉……那裏就好了……不可以再進去了……”
  小依快要不能呼吸,緊繃的身體正冒出冷汗。而山狗覺得手指被多汁的黏膜緊緊的纏繞吸吮,陰道正自衛性的扭屈收縮,意識快陷入昏迷的小依痛苦的抽搐卻無法動彈,深怕一動就會將弄壞自己體內的生殖器。
  山狗的手指總算沒有再進入了,他扶高小依的頭問道:“好老婆,你的穴穴好燙,裏面濕得很呢!”
  小依半哭泣的“嗯。”胡亂回應著。
  山狗又問:“你猜我的手指現在插到了哪個地方?”
  “……子……子宮!”她顫抖嬌泣斷斷續續的回應著。
  山狗說:“是嗎?我來看看。”說完,手指竟殘忍的摳挖起子宮壁上肥厚的黏膜。
  “嗚……不行……你在作什幺……不可以那樣……求求你……嗚……”從沒被碰觸到的地方第一次就被粗暴的摳弄,劇烈的疼痛使小依淒慘的哀號。
  山狗淫笑著捧起小依爬淚水的俏臉,說道:“好可憐哦!老公我好心疼呢!子宮被這樣弄,不知道以後還生不生得出孩子來呢?”
  小依一聽,嚇得心髒都快停止:“……不……不行!停下來……你會把我弄壞……”她使盡盡剩的體力拼命哀求山狗。
  袁爺淫笑的看著淒美欲絕的小依,故意對著被吊在一邊的玉彬說:“真是可憐呢!爲了一個沒用的男人,甯願自己拉開大腿讓別的男人糟踏。這幺愛老公的女人,我們應該好好的給她幸福。嘿嘿……”
  無法出聲和動作的玉彬,一直憤怒的看著妻子被他們胡亂蹂躏的過程,但他除了抽搐之外根本無能爲力。
  看小依垂死掙紮的遊戲盡興後,山狗終于肯慢慢的抽出手指,但由于手指實在太粗大,因此當一吋一吋的往外抽出時,小依感覺陰道裏的黏膜都要跟著出來了。
  “哼……不行……人家的陰道……會掉出來……”小依又再哀吟起來,但是山狗故意慢慢拉出濕淋林的手指。
  “呀……”陰道裏的空氣好像在被往外抽離,裏面的黏膜在痙攣著,潺潺的穴水一直流出來……
  等到整根手指離開後,她已滿身汗汁癱軟在桌上,兩條美腿隨便的擱著,連合起來的力氣都沒了!
  “張大一點!”山狗推開她兩邊大腿。
  被男人注視著的肉洞,最後流下一泡混著血絲的黏汁。小依以爲可以稍微喘口氣,可悲的是此時尿意又在膀胱內急漲。“尿好急……快出來了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快忍不住了……”
  小依痛苦的想著忍耐,但是被粗暴搗弄過後,膀胱的隨意肌好像失去彈性,她下意識的夾起雙腿彎起來,滾熱的尿水卻已從大腿根的縫隙泊泊的流到桌面,山狗急忙抓住她的腿彎,將她大腿朝兩邊推開。
  “不……不要看……”小依無助哀羞的掙動,但結果仍然是被壓在桌上。
  小小的尿孔在濕紅的黏膜上張開釋出尿來,玉彬眼睜睜的看著小依竟在那幺多人面前尿出來,氣得不停抽動。
  袁爺看見了忙說:“餵!你們把她弄到失禁,人家的老公有話要說了。”
  泉仔稍微松除玉彬頸子上的繩子,積怒已久的玉彬能發出聲音後,一股腦將心中的憤怒對小依發泄出來:
  “不准再尿了!聽到沒有?不要臉的女人!你一定要這樣尿給人家看嗎?忍一下都不行!……”
  小依聽到玉彬的責備,一顆芳心有如刀割:“連你都以爲我很淫蕩,我還能怎樣呢……”
  或許是陰戶受到太大的蹂躏,原本已剩幾滴尿掉出來而已,突然又興起另一陣尿意。小依産生了自棄的念頭,噙著淚顫聲對抓住她大腿的山狗說:“放……放開我,我自己會打開。”
  山狗以爲自己聽錯,但小依已自己伸手勾住腿彎,山狗一松手,她果真把自己兩條腿像青蛙一樣張著。小依不再忍耐了,任由另一泡熱尿淅瀝瀝的灑出來。
  “看吧!看仔細一點!這是我失禁的樣子!讓你們都看個夠……這樣你們興奮了嗎?……”
  小依把臉轉過去哀傷的想著,強迫自己保持張開腿的姿勢,直到最後一滴尿液從肉洞中滴出來爲止。而玉彬從歇斯底裏的吼叫,一直到無力的看著妻子在衆人眼前尿完。
  當場的男人們看到小依的演出,早已亢奮不已,阿宏搶著嘗鮮,雙手推高小依的大腿、像狗一樣猛舔堿堿腥腥的黏滑肉溝。剛尿完的陰戶又濕又滑,被舔的感覺有種說不出的美妙。
  小依“哼……啊……”放聲嬌吟,美麗的胴體興奮的輕顫著。阿宏看到小依的反應不惡,就進一步的吸住肉洞、舌頭伸進裏面攪弄。
  “哼嗯……”小依連腰都忍不住挺起來。一種昏眩的快感散布全身,黏黏的肉洞又湧出一泡滑稠的淫汁,挑逗異性的氣味在阿宏的嘴中散開來。
  山狗看到阿宏正享用著小依肥美多汁的小穴,心裏有點兒醋意,忍不住道:“餵,我還沒搞完她呢!”
  山狗比阿宏資深,阿宏不甘願的讓出小依雙腿中間的位置,繞到前面去撫握她的乳房。山狗趕走阿宏後,又用他的巨掌輕輕的撫著美麗的裂縫,粗糙的掌心感到滑嫩的黏膜在激烈的蠕動。
  小依輕輕的閉著眼睛不停的喘氣,想到剛才被山狗用手指插到子宮的感覺,身體又開始顫抖起來,她心想:“唔!是不是又要折磨我了?不知道這次會不會比剛才更激烈?我的身體好熱……”
  山狗湊進小依暈燙的臉頰,濃濁的呼吸吹在她水嫩的肌膚上,近看小依的臉蛋不只五官美麗動人,而且吹氣如蘭、膚白透粉,尤其那對誘人的唇更是讓男人受不了。
  山狗興奮得連說話都有點口吃:“我的……小小美人!想不想……親嘴啊?我用手……邊搞你的小穴穴,你邊和我親嘴……怎樣?保證讓你升天哦!”
  秀發都被弄亂的小依閉上眼,“嗯。”地輕點了點頭,答應山狗對她無恥的要求。此刻她的芳心一團混亂:“反正……我說不要,你們還是會折磨我到跟你親嘴爲止,要親就親吧!反正……反正都被玷汙了。”
  山狗沒想到小依會答應,興奮得全身肌肉都在顫抖,肥厚的雙唇猴急的壓在小依柔軟的小嘴上蠕動。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小依被他粗魯的動作壓得喘不過氣,兩手死命的推他。
  山狗松開她的嘴,惱羞成怒的道:“幹!你不是想親嘴嗎?還裝什幺!”
  發絲淩亂的小依嬌喘不止:“溫柔……一點……”
  說完就羞澀的閉上眼睛,朱唇輕啓把粉紅濡濕的嫩舌伸出來。山狗這才發覺自己太粗暴,于是輕輕的將那條可口多汁的嫩舌含進嘴中,同時手指也慢慢的挖入她雙腿間滑潤的溪溝。
  “嘤嗯……”舌頭被吸住的小依撒嬌似的悶吟一聲,身體激動的顫抖起來。
  山狗漸漸的掌握到挑逗她身體的絕竅,他慢慢加力的吸吮小依的嫩舌,有力的手指在下面“啾吱啾吱”的挖著濕漉漉的穴縫。小依的眉頭辛苦的皺起來,鼻孔噴出來的氣體急促而滾燙。
  玉彬眼睜睜的看著妻子竟和別的男人公然在自己面前親嘴搞穴,憤怒的想吼叫,但才說一個“你……”字,脖子又一緊無法出聲。原來袁爺怕他亂了小依此刻自虐的心情,趕緊拉起繩子勒住他脖子防他亂場。
  溫柔的吸吮和撫弄下,山狗和小依兩人的情緒愈來愈激動,小依柔順的讓山狗扶起上半身,纖細的腰肢躺在山狗的臂彎中、胴體展現動人的弧度。
  “唔……”
  山狗進一步用舌頭頂開她輕巧的齒床,濕黏的舌頭滑進小依滾燙的小嘴內,同時手指也加快速度的挖弄她的嫩穴。
  “唔……”
  山狗的舌頭又厚又大,幾乎要將小依的嘴塞滿了,帶著濃濁煙味和口臭的唾液直湧進她的口腔,小依的身體早被快感所麻痹,兩條失控的舌在彼此口中交纏追逐,“唔……唔……啾……啾……”無恥的熱吮起來。小依雪白的胳臂勾住山狗強壯的脖子,整個人送上去讓山狗狂吮她香甜的嘴。
  “唔……手……再用力……深一點……啾……”
  在交吮中仍甜蜜而辛苦的嬌哼,要求山狗更激烈的挖她的濕穴,含羞帶浪的神情和輕輕顫抖的胴體,引發了山狗強大的獸欲。
  “讓你爽死!小騷貨。”他興奮的叫著,使力摟緊小依的纖腰,用兩根手指猛挖她的陰道。
  “啊……”小依歡愉和痛苦交雜的猛揚起頭,一屢銀白的唾液從她小嘴中牽黏上來,水絲的另一頭則還黏在山狗的大舌頭上,山狗猛烈的再吸住她的唇舌瘋狂的需索。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小依兩條腿緊緊的夾住他肥碩的身體。
  “這樣好不好?舒服嗎?”山狗強壯的臂膀快速的浮動著肌肉。
  因爲手指正猛烈的摳挖充血的肉縫,新鮮的穴水從指縫間不停的灑出來。
  “啊……人家……快受不了了……”小依銷魂的哀叫。一條胳臂從山狗的脖子上掉下來,只剩一條還勾著,身體像斷線風筝似吊在山狗的懷中,山狗趁機低頭啄住她乳峰上的櫻桃。
  “啊……好壞……”小依激情的嬌喊著,乳尖傳來麻庳的快感,山狗用牙齒咬著乳頭往上拉扯。
  “呀……”小依甩亂了長發,兩只腳ㄚ勾在山狗結實黑亮的屁股上,腳趾頭用力的彎屈!
  山狗簡直要把嬌嫩的乳根給咬斷了,但小依卻喜歡他用力咬,這樣酥麻的感覺就更強烈,澎湃的快感開始從陰道深處蘊釀開來。
  “要……要……來了……唔……快點……再快一點……啊……”
  她雙臂再度緊緊摟住山狗,紅燙的臉頰貼著他的臉龐不停的哀喘呻吟。山狗滿身大汗的猛動手指,毫無規律和疼惜,一點也不管小依嬌嫩的陰道黏膜是否會破皮的左戳右摳。但這種殘暴的蹂躏卻讓小依亢奮得無法快窒息,下體的快感愈來愈強烈。
  “唔唔唔唔唔……”一股被抽離的快感澎湃洶湧的從子宮深處爆裂開來。
  “討厭……人家不行了……出來……了……”
  雪白的胴體猛然往後仰成性感的弧度,長發也動人的甩開。山狗趁機往更深的地方挖入,牙齒仍咬著乳頭左右磨動。
  “啊……”小依的臀肉被指節撞擊得“啪啪”作響,整個人像被電殛似的扭顫,哀喘不成聲的喊著:
  “……抱……抱我……抱緊我……小依要……要丟了……你弄的人家……好辛苦……抱緊我……”
  山狗亢奮莫名,一把摟住小依的柳腰,小依雙臂緊緊攀住山狗雄厚的背膀。
  “抱你起來……讓大家看你要丟……的樣子……”山狗喘噓噓的對她說。
 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小依根本聽不進他說些什幺,山狗嘿咻一聲,就抱著她站起來。
  “啊……”
  兩個人的身體都裹滿汗汁,山狗只用一只手摟著小依的腰,一只手仍然在挖弄她嫩穴。小依雖然雙臂努力的抱著山狗的頸子,但仍不免一直要往下滑。
  “抱緊我……”小依激喘的對山狗說,兩條玉腿主動的纏住他的腰。
  “這樣好嗎……”山狗使盡全力的沖刺他的手指。
  “啊……”小依緊纏著山狗的身體扭顫,豐滿的乳房和毛茸茸的胸膛擠在一起,敏感的乳頭相互磨擦,助長了爆發出來的高潮。
  “嗚……來了……啊……”小依的指甲完全陷入山狗的肥肉中,兩條玉腿勾不住山狗的身體而不停地磨蹬。
  山狗也快抱不住她了,忙轉身將她壓倒在桌上,推開她兩邊大腿,用嘴去吸出裏面興奮的淫汁。
  “哼……”小依嬌羞又極度滿足的叫著。
  此時阿宏和泉仔一人一邊的拉高小依的胳臂壓在桌上,然後低下頭去啄起那兩粒綴在圓潤乳房上不停晃動的乳蕾。
  “嗚……你們……好壞。”
  狂亂的快感摧殘著她的大腦,小依感到身體都麻掉了,山狗的的唇舌仿佛已經和自己的陰戶融化在一起,一柱柱的黏腥的淫汁不斷的湧入他的口中,山狗都吞了下去……
  “哼嗯……”高潮過後,小依像死了般的癱在桌上殘喘,兩條腿軟綿綿的向兩邊打開,全身輕飄飄的不知身在何處。
  但是對這些男人而言,奸淫根本還沒開始。山狗馬上又扶起她虛脫的身子,從背後輕輕將她抱住,濕熱的胸膛貼上小依光滑全裸的背部,美人滑嫩的肌膚觸感和來自嬌軀的顫動,讓山狗心髒亢奮的猛跳。
  “好久沒這幺興奮過了,這妞的身體真是太好了!”
  山狗像抱住珍貴的寶貝般,兩只大手在小依身上亂撫,接著粗壯手臂從小依腋下穿過,發抖的手掌沿著飽滿的乳峰周圍開始輕撫,另一手摟住讓男人癡狂的柳腰,慢慢用力的把小依柔軟的身體擁緊。
  “嘤……”小依發出一聲嬌喘,整個人被抱得有點喘不過氣的感覺,令她感到被強迫占有的刺激。
  “真好……”山狗激動的在小依耳邊呢喃,嘴唇輕吻著白皙性感的粉頸。
  “哼……”小依的身體又開始嬌怯的顫抖起來。
  山狗只穿一件小叁角內褲,小依則是赤裸裸一絲不挂,兩條胴體夾著又熱又膩的汗汁緊緊摟抱在一起的感覺,似乎更加的煽情和挑逗。山狗原本還很溫柔的撫著她的乳房,漸漸的愈來愈用力,二團白嫩的肉球在山狗黑厚的手掌中被捏擠著,變成各種可憐誘人的形狀。
  “嗚……”小依的身子又開始滲汗。
  乳房被揉得好舒服,山狗有時用力地把整團乳肉捏得向前繃脹,然後又用手指去挑逗高高立起的乳頭,那種強烈的快感讓小依不知不覺得又流出淫水。
  “這樣舒不舒服呢?”山狗像擠牛奶一樣,一直擠壓柔軟挺立的乳峰。
  “好……好麻……”小依顫抖的呻吟著。
  “嘤……”突然見她俏臉一紅,嬌豔的乳頭竟洴射出白白的乳汁。
  “這妞……有奶水呢……”山狗和那群男人簡直像發現新大陸一樣。
  “我要吸!”泉仔撲到小依身前,伸出舌頭猛舔被奶水滋潤過的乳頭。
  “嘤……討厭!不要……”小依害羞的直掙紮,但是山狗把她抱的緊緊的。
  原來小依生産早過了叁個月,沒有哺乳的她已不再泌奶。沒想到今天被他們殘虐不斷的挑逗和奸淫,竟使得體內産生生理變化,乳水再度充滿整粒乳室。
  “不是用舔的!要用吸的才過瘾!”袁爺竟也趴過來占了另一粒乳房,張嘴就含住乳頭吸吮起來。
  “哼……”
  乳水被吸走的感覺相當酥麻,但是小依仍然極爲羞赧,這奶水應該是餵她的小寶寶,現在竟然被一個年紀足以當她爸爸的男人在吸吮。
  “不要了……”她忍不住用手去推吸著她兩邊乳頭的男人,但是雙腕馬上被有力的手扣住拉開,她只能任由奶子被吸吮。
  “唔……好甜……啾……的奶水……這妞實在……唔……太正點了。”阿泉邊吸邊說。
  “換我了!”王叔早已忍不住,一直拉著阿泉,阿泉不甘願的狠狠吸了兩口才離開,王叔馬上一頭埋進乳肉中咬著乳頭用力吸起來。
  “啊……輕一點……會痛……”小依被咬的全身抽顫,羞得淚珠直垂。
  這些人輪翻上陣的來吸奶,兩團乳房濡滿了乳汁和男人濕黏的口水,奶水似乎愈吸愈多,等到他們都吸足了,兩粒乳頭已是又紅又腫,幾乎快滴血似的。
  “好可憐,乳頭都腫起來了!”袁爺撫著小依的乳房說著。
  “你們……好討厭……嗚……”小依痛不欲生的哭著。
  泉仔指著王叔說:“都是你!剛才吸的那幺用力!你看,把人家弄哭了!”
  麥可拿了一罐冷霜過來道:“還好,我准備了好東西,這是美國高科技美容産品,每次搞完後塗在她的奶子上,乳房就會愈來愈堅挺有彈性、而且乳頭和乳暈的形狀和顔色也會更美。這樣不論我們怎幺粗暴的蹂躏她,都不怕她乳房會下垂了!嘿嘿……”
  袁爺大喜道:“真有你的!趕快拿來用吧。”
  于是麥可將冷霜塗在手上抹勻,沿著小依乳房邊緣慢慢往內按摩,冷霜所帶來的舒服感覺讓小依閉上眼輕輕的喘氣。這冷霜果然是聖品,按摩了十分鍾後,乳房變得更緊致豐挺、乳頭飽滿而暈紅的翹著,但是乳汁卻還在滲出,沿著圓潤的下胸線一直染濕到肚臍。
  “奶水這樣一直流好可惜哦!”王叔舍不得的念著。
  “用這個把乳頭綁起來好了。”泉仔拿了一團細棉線過來。
  “不要!”小依想到自己連乳頭都要被他們紮起來,好像他們養的動物一樣忍不住就叫出聲。
  但是這一切根本不是她能決定的,手被抓住後,乳房從根部被握緊,泉仔拉緊一條綿線,惡虐的磨擦那嬌嫩的乳頭根部。
  “不……住手……哼……”小依辛苦的顫抖,綿繩鋸得嬌嫩的乳頭産生麻癢和疼痛。
  “綁緊一點!別讓奶水浪費掉。”王叔念念不忘的提醒泉仔。
  “知道啦!”泉仔回應著,綿線開始纏著乳頭繞圈。
  “唔……”小依咬著唇痛苦的忍耐。最後用力打個結、乳頭根部被綿線絞緊的刹那,小依哀哼一聲,連腳趾都忍不住緊屈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