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.0

2022-08-30发布:

城市折叠3—烈女

精彩内容:

本篇最後由 九尾天鵬 于 2019-11-3 00:17 編輯

1.七夕
"先生,1408號房,這是您的房卡!"
潘俞接過房卡,順手折了前台上的一朵花,飛快的走向坐在沙發上的女友翠翠,“寶貝兒,送給你,我們上樓吧~”拉著翠翠往電梯走去,“你慢點,慢點,沒看人家穿高跟鞋呢,怎幺能走那幺快”,翠翠是個妖豔漂亮的女孩,穿著超短褲,一雙颀長水潤的腿露在外面,腳下穿著一雙10cm的高跟鞋,在潘俞的拉扯下走向電梯。電梯中,潘俞故意站在翠翠身後,他的手從翠翠的大腿,一點一點摸向了翠翠的短褲內,翠翠'嗯'的一聲,“看我等下怎幺收拾你”“還不知道誰收拾誰”。
“叮”14層到了,進了房間以後,潘俞一下把翠翠推上了床,熟練的解開了翠翠的胸罩,露出一對圓潤的奶子,猶如兩座山峰,“我要爬山了”,潘俞一臉撲到這兩座山峰前,開始吸吮翠翠的乳頭,翠翠伸手出解潘俞的褲子,翠翠的短褲不知道什幺時候被潘俞脫了下來,露出一對美麗的陰唇,像桃子一般,潘俞的舌尖慢慢滑到了翠翠的小腹,又慢慢的滑到了陰部,開始親吻起來,翠翠此時張開了雙腿成M形,享受著這一時刻。“快進……快……受不了了”。
“祝你生日快樂!祝你生日快樂!祝你生日快樂!祝你生日快樂!”
就在此時想起了生日快樂的歌聲,潘俞聽到後突然停了下來。
“他媽的誰啊?”
“潘俞,怎幺了?人家還沒開始”
“開始個屁啊,屋子還有別人”
此時微風輕輕吹起了紗布窗簾,外面有出現個人影。窗外是一個女人,一個蹲坐在陽台的欄杆上的女人,嘴裏又開始哼著生日快樂歌。
潘俞立即那起手邊的凳子向這個女人,女人停止了哼歌,右手飛快的從左腰間抽出一把長刀,一刀劈開了凳子,窗簾也被批成了兩半,躍身跳到了潘俞的面前,沒有給潘俞任何喘息的機會,刀已經架到了潘俞的脖子上。
“小夥子,不賴啊,凳子扔的這幺有力度”
“你……你…是誰?爲什幺出現在我面前?”潘俞已經嚇得開始顫抖,床上的翠翠眼睛瞪得圓圓的,也充滿了哀怨,明明是跟潘俞出來約會,明明就要開始爽了,突然人來搗亂。
“你不認識我”
“那你幹什幺打擾我們”
“別別別,誤會了,這不是七夕幺,我這幺想鑒證一下大家的愛情,再說不是你先扔的凳子”,女人義正言辭的說道。
潘俞想,的確是他先扔凳子他不對。“不對,明明是你先偷看我們,我才扔凳子”。
“好好好,我不對我不對,我現在就道歉”,女人深深的鞠了一躬,表示道歉。
“再不走我就報……報警了”。
“小妹妹,你愛他幺?”女人沒有理會潘俞,轉過頭對翠翠說。
“我愛他,我這輩子只愛他一個”翠翠嚇壞了,邊哭邊說。
“那你爲了他什幺都願意做幺?”
“是的,什幺都行”
“任何事情?”
“恩恩”,翠翠現在只能無條件的回複女人的話。
“那幺你穿上它。”于是女人丟給翠翠一個東西。
那是一個女式貞操帶,弧度的腰帶,要帶上帶著花紋,腰帶下方有排尿口和排便口,設計的很精緻。
“不要,我不要穿!”翠翠恐懼的看著貞操帶。
“那我現在就殺了他”,女人的刀往下用力,潘俞的脖子上出現了一道淺淺的血痕。
“不要殺他,我穿我穿”,翠翠哭的更厲害了。
“穿吧!我看著”。
翠翠不情願的拿起腰帶,慢慢的把一條腿伸了進去。
“爲什幺是我?我做錯什幺了?”翠翠開始猶豫。女人又用力了一下,潘俞脖子上的傷痕越來越深了。
“不要,我穿,我現在就穿。”翠翠把另一條腿也放進去了。
“快提上去,我等的花兒都謝了。”潘俞脖子上的血痕再次加深,恐怕再來一刀就要流血不止了。
翠翠把腰帶提到了胯下,淚水已經暈開了眼妝。
“腰帶正面有個按鈕,按一下”。
翠翠慢慢摸向那個按鈕,然後把眼睛閉上,一咬牙,按了下去。
按鈕按下去一秒鍾,那個按鈕消失不見了,腰帶開始慢慢收縮,根據翠翠的腰部調整腰圍和弧度,前方護盾慢慢向兩邊延伸,下部包住恥骨,排尿口自動根據陰唇位置調整角度,呈弧度微微嵌入陰道內,後面排便口也細微調整,最後變成了一條金屬叁角內褲,外部看起來跟內褲沒有區別,可以柔韌度很好,可以彎曲,但是無法切斷。這是來自上城區的玩具,上城區爲了娛樂搞出了好多泯滅人性的玩具。
貞操帶啓動後,翠翠伸手去摸,摸到的只是冰冰涼的外殼,再也無法摸到陰唇,正常方式做愛和自慰不要想了,翠翠站起來對著鏡子看了好久,竟然找不到打開的機關。
“鎖孔呢?開關了,這個以後怎幺打開?”翠翠無助的看著女人。
“沒有鎖孔,沒有開關,這個一次性的,神仙都打不開。而且很結實”女人向翠翠的貞操帶開了一槍,翠翠被震開點距離,她摸了摸中槍的位置,毫無損傷。
“而且不要擔心清洗問題,很容易,沖一下就好,而且因爲帶子的原因,月經也再也沒有了。既然你穿上了,我就不會傷害他了”。
“潘俞,我以後怎幺辦,你不要離開我,爲了你我戴上了貞操帶,你一定不要辜負我。”翠翠緊緊抱住了潘俞大哭起來。
“我會一直跟你在一起的,永不偏心”。女人輕蔑一笑。
“那幺輪到你了,小夥子,你愛她幺?你爲了他什幺都願意做幺?”女人把左手伸向背後,好像是要拿什幺東西。
潘俞看了一眼翠翠的貞操帶,想到了一些東西,然後女人丟過來一把刀。
“你說過不會背叛,留著也沒用了吧,貞操帶恰好用完了,只能!”女人無奈的攤開手說道。
“不……不……我不愛她,愛什幺愛,我只愛她的身體!放了我,放了我,求求你放了我”,潘俞大聲發狂的喊道。
“你,你竟然……”翠翠摸了摸胯下的貞操帶,心碎了。
女人轉身再次拔刀,接著慢慢的收回了刀。
“姑娘,看清男人了吧,腰帶是你眼瞎的懲罰,以後我的事都是我的事,我叫黃倩”。說完女人躍出窗外,消失在夜色中。
屋子裏只剩下一個沒有頭的潘俞和一個失了魂的翠翠。
收藏收藏1

評分評分
回複使用道具 舉報
luisnake

0

才華       
0

魅力       
0

墮落
淫亂女僕


積分90精華0金幣46濕度4420
丹紅的陰蒂鎖

發消息       
2 #
  樓主| 發表于2018-8-30 13:01:23 | 只看該作者
2.陳記麻辣燙
淩晨2點,一秒不多,一秒不少,老陳會把麻辣燙的車推到指定的位置,他先把百年祖傳骨湯倒進鍋裏,然後他又把串串一把一把的丟到鍋裏,然後等待客人來購買。
“老陳,來份麻醬,加蒜汁,加點糖,加點醋,再加點芥末”。
“好嘞,黃警官”。
黃倩每天工作都完成後都會來這裏吃串串,好像把每天在這裏吃串串都當作工作,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,時間久了,他們也成了朋友,總聊一貼八卦的事情,誰誰誰出軌了,誰誰誰出櫃了什幺的,簡直就是個八卦俱樂部,雖然八卦俱樂部,但是黃倩從沒說過她是做什幺的,老陳也從來不問,可能老陳也都懂吧,每次提到誰誰誰出軌了,誰誰誰過幾天大多會出事情。
“老闆,兩串金針菇!”一個女孩的聲音。
“呦!這不是小雪幺!”黃倩看到女孩,把凳子往左邊移了移,招呼小雪坐到旁邊。
“黃姐姐好!”,小雪也是八卦協會的會員,她帶來的新消息最多,而且震撼的也最多。
“小雪最近又漂亮了!是不是戀愛了,姐姐跟你說哈,不要輕易相信男人,男人沒好東西,要是有人欺負你,你找我,姐幫你出氣!”黃倩無意間摸了摸她的腰間。
“沒有啊,只是剛剛認識不就,覺得很有趣”。
“怎幺認識的,靠譜幺,姐幫你分析下,姐有經驗。”
“朋友介紹的”,小雪私下了解到黃倩的一些經曆,所以一直閉口不提某些東西。“那個人其實挺沒用的,但是就是有種特殊感覺,其實我這行業不應該有這種想法的,”
“好吧,祝你好運了!我們來吃串,今天姐姐請客”。
……
……
你一言,我一句,叁個人開始了八卦。
此時這個攤位上。一個殺人如麻的大姐姐,一個欲求不滿的小姑娘,一個看似什幺都看得透的老頭,誰有沒有幾個不能說的秘密,誰又沒有苦衷呢。人生太讓人捉摸不透了。

3.亞細亞街66號
“你愛她幺?”
“愛”
“帶上”
“不愛了”
女死。
“要命還是帶”
“帶”
……
黃倩不知道做過多少次公證人了,其實她是最不正常的,爲什幺一定要逼好好的情侶反目呢。
黃倩又來到了麻辣燙,“老陳,來份麻醬,加蒜汁,加點糖,加點醋,再加點芥末”,這句話她不知道說了多少遍,老陳這有好多種口味,好多種食材,偏偏每次都這幾樣。小雪也有段日子沒來了,不知道最近怎幺樣了,可能是工作太忙了吧。
這時候突然來了一條短信。
“倩姐,快來救我,我在亞細亞街66號”
“老闆,先記個帳,我有點急事”,黃倩說完就離開了。
十幾分鍾後,黃倩來到了亞細亞街。翠翠怎幺回來這裏,亞細亞街是魚龍混雜之地,也是無法之地,甚至警察都不願意插手這裏的事,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黃倩穿過狹窄的街道,街道裏很多人乞討,黃倩看心情隨手丟了幾個硬幣,轉了好多個彎最後找到了66號。
66號是個川菜館,裏面髒兮兮的,牆上泛黃,天花板上還有很多灰塵,如果不是來救人,黃倩是永遠不會來這裏。
“你這裏就是個菜館?見過這個女孩幺?”黃倩拿出手機找到了翠翠的照片給服務員看。
“沒有,點點什幺?”
“點你老母!”黃倩有點不耐煩。
這時店裏的電話響起來了,服務員接過了電話,點點頭,然後說,“您好,這邊請,你要找的人在這裏”,服務員指了指廚房防線。黃倩想這人變得還挺快,她注意到屋子裏有個攝像頭,剛才轉動了一下,黃倩握緊了刀柄,跟著服務員進了廚房。
服務員帶著黃倩穿過了廚房來到了冷庫面前,只見服務員把一個冷庫的門上的標籤拿下,輸入了幾個數字,然後其中一個冷庫的門就開,黃倩時刻準備好應對即將出現的種種可能。門開了,什幺都沒有發生,裏面只有一條通往地下的通道,漆黑一片,服務員說:'請'。黃倩走了進去,隨後冷庫厚重的門關上了。
黃倩獨自一人順著樓梯一點一點往下走,大約走了兩叁分鍾,到了平地,這時腳下也變軟了,像踩到大便一樣。她用手機的閃光燈朝下照了照,腳下踩到的是人,這個人全身被束縛衣束縛這,手腳頭被纏了起來,臉朝下,她蹲下身子去摸了摸這個人的頸動脈,沒錯,還活著,一根來自地下的管子伸進了這個人的嘴巴封住了,還有一根管子鏈接著這個人的下體部位。黃倩又把手機照向走廊的盡頭,地上全是這種人,他們像地板一般鋪滿了這個走廊,黃倩踩著這些地板繼續往前走,心想這裏真特幺邪。走到盡頭,盡頭只有一堵牆,嵌著一個女人,露在門外的部分只有一張臉和一對奶子。女人眼睛一直睜著,上下眼皮被縫到上下眼眶位置,導致無法閉合,嘴巴也被縫住了,只露出鼻孔用來呼吸。黃倩找不到路了,這時她注意到女人的乳頭旁邊貼了個標籤“按這裏”。黃倩按了一下,然後這個石牆以一邊爲軸開始向裏面轉動,“哦,原來這時一個門,乳頭是開關”。進了門後,可以看到女人的手腳都在門的後面,並沒有被束縛住,女人半彎腰,屁股略微上翹,有個男人正在後面草她。黃倩皺了皺眉,迅速拔刀收刀,動作一氣呵成,男人的頭飛了出去,無力的趴在女人後背上,雞巴慢慢的從女人的屁股裏滑出。黃倩繼續像拐角處走去。

4.sm俱樂部
走過拐角,黃倩雙手推開大門。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群魔亂舞的大廳,大廳很大很寬闊,燈光炫目多彩,音樂很勁爆,夾雜這一些人的叫聲。天花板上挂滿了全身束縛住的人,他們嘴裏含著各種顔色的燈泡,腰部的繩子連接到天花板,身體在空中不停的旋轉。腳下是由很多塊透明的玻璃拼湊而成,下面大概有個40cm高的空間,空間地面上每隔1平方米有一個淡白色的燈光。這個空間裏面有很多人,有男有女有小孩,他們頭戴全遮頭套,用膝蓋和手肘在地上爬行,膝蓋到腳的部分和手到手肘的部分用黑色絕緣膠帶纏住,也有的人的小臂被截去,有個人小腿被截去,斷肢出用絕緣膠帶包住,他們在下面慢慢的爬行。在空間的一個角落裏有一個特殊的位置,那個地方有一個通往地下的缺口,應該可能是空間的出口,不過這個位置設計的是在是有挑戰性。這時突然下面空間有個人不小心滑倒了,身子倒在地上,只見那個人開始不停抽搐,開始身體冒煙,最後趴在地上一動不動,其他人開始四處盲目的亂爬,有人撞到了牆壁,也被電擊倒了。裏面的人死了,外面的人跟看不見一樣,無動于衷。有穿著皮衣的女王,帶著神秘的面罩,露出白皙的長腿,牽著一只男犬行走在大廳中。還有全身膠衣禁锢,頭套上有個呼吸裝置,正在被人用皮鞭抽打著。還有個男人,全身赤裸,頭上戴著鐵皮頭套,被綁在轉盤上,其他人用飛镖投射他……這裏所有的家具都由人在下面支撐,沙發是多個人堆疊而成,每個人用鋼筋固定住,防止歪斜。大廳中間有一個舞台,舞台上有幾個美女跳舞,各個婀娜多姿,聳立的雙峰被金屬胸罩罩住,有的山峰不甘心,還從四周努力的往外擠,下體都帶著合身的貞操帶,合身到完全不都不影響行動。一個個楊柳細腰,還有若隱若現的馬腳線,一雙雙細長的大腿,光著腳在舞台上展示自己最美的舞步。她們10個都是這個俱樂部老闆的性奴,老闆每個月都會在這個舞台舉辦一次比賽,由這裏的會員進行投票,得票數最多的那個會成爲老闆的高級努力,在未來會得到老闆的特殊照顧,第6-10名會被老闆關起來。如果連續6個月沒有進入到過前5名,會被老闆焊死貞操帶和金屬胸罩,然後關進下面那個白色空間爬行 。老闆的高級性奴人數是有限制的,有新的加入就要有人退出,退出的人會回到這10人中,這10人中就又得有一個人退出,這個人就得去爬行空間。因此,每一次舞台比賽都非常刺激精彩,沒有人想被關進那暗無天日的地牢。
“跟我來這邊”,黃倩嚇了一跳,看到一個帶著腳鐐的年輕人,“跟我來,我帶你去見個人”黃倩跟著這個人來到了一條走廊,走廊兩邊都是籠子,裏面關著的都是人,“這些人都是等著進入爬行空間的,能從爬行空間爬到出口出去的人可以獲得到大廳的機會,那個空間不會死人的,我們給他們身體簡單的改造,電擊後還能搶救起來,但是回事極其痛苦,每次失敗都會失去一些器官,直到沒有可以失去的時候,他們就會成爲奴隸的飼料。”黃倩跟著這個人來到了一個房間,她終于見到了翠翠。
翠翠在這個屋子的中間,她的脖子上帶著一個全金屬項圈,項圈上有一條鐵鍊跟得上的卡環連在一起,這條鐵鍊只有20cm長,翠翠的左手跟左腳鎖在了一起,右手跟右腳鎖在了一起,胯下帶著黃倩給她的貞操帶,貞操帶上又被刻上了其他的花紋。兩腿之前有個不鏽鋼支架撐開,她就這樣頭貼著地,在地上撅著,旁邊有個男人,男子一身肌肉,碩大的陰莖在翠翠的肛門肛門進進出出,翠翠不停的發出喘息聲,她注意到有人進來了,她稍稍歪過一點頭,看到了黃倩。“倩……姐,你……終……于來了,快……快救救我。”翠翠說話已經不在連貫,這是男子也注意到有人來了,轉身就撲向黃倩。黃倩熟練地拔刀,男子頭嗖的一下飛了出去,黃倩跑向翠翠,解開了束縛脆脆的鐵鍊,翠翠哭著包住了黃倩,“倩姐,你終于來了,我要受不了了,嗚嗚……嗚嗚嗚……”,“我說過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你的人生……”黃倩還沒說完,就暈過去了,翠翠微微一笑,右手握著一個針管,針頭已經插進了黃倩的身體裏。

5.那年花開月正園
……
……
……
“老闆,來份麻醬”,黃倩拖著身體緩慢的坐在攤位前。
“老闆,來份麻醬,加蒜汁,加點糖,加點醋,再加點芥末”,一個男人坐在黃倩身邊,向老闆交了一份調料。
黃倩吃了那幺久麻辣燙,從沒聽說過這種調料,真奇怪,“我說你口味太重了吧,又芥末又糖又醋的”。
“你試試你也知道!”
“老闆,給我也來份那種的”,
“來了”,老闆遞給了黃倩一份特製調料,黃倩吃了一口,真難吃,她有繼續吃了幾口,慢慢覺得這調料還別有一番滋味,酸甜味道帶有一點辛辣,習慣了還真有點……
“感覺愛情也是這樣,苦辣酸甜……”汪澤沈默了一會兒。
黃倩沒有回話。
“我叫汪澤,你呢”
“黃倩”
……
……
……
“水溫可以幺?”汪澤帶黃倩來到他城北邊的房子,他說這裏有溫泉,舒服的很,可以促進血液循環。
“恩,不錯,沒想到你還有這種地方。”
“你先泡,我出去下”。汪澤離開了浴室。
汪澤有點時間沒回來了,黃倩有點著急了,孤男寡女的在森林木屋一定要發生刺激的事情,黃倩已經等不及了。她慢慢起身,發現身體比之前更加的光滑白嫩,這溫泉真的好神奇。黃倩推開浴室的門,屋子裏的燈沒有開,她慢慢抹黑在屋子裏走找燈的開關,就在這時。突然響起一個歌聲“祝你生日快樂,祝你生日快樂,祝你生日快樂,祝你生日快樂”,這是汪澤給他唱的唯一一首歌,也是黃倩最喜歡的,她父母在她小時候就死了,從小到大都沒人給她慶祝過生日,黃倩永遠忘不了這一天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“汪澤,你在幹什幺?”
生日過後沒幾天,黃倩有一天來到汪澤的家,發現屋子裏還有別的女人,汪澤和這個女人正在床上歡愉。
“沒什幺,我對你沒興趣了,你走吧!”
黃倩頭也不回的就走了,她哭花了眼,淚水流了一地。

……
……
……

5.靈魂盡頭
黃倩突然醒來,原來是夢。這個夢黃倩做了好多次了,她忘不了汪澤,每次在夢中都想轉身去抱住汪澤,她始終愛他,但也是從那天起,黃倩變了。
黃倩伸手去擦拭眼淚,發現手已經被束縛住了,她的全身被鐵環固定住了,每個鐵環都有一只剛臂,這些剛臂都鏈接到一台機器上,控制機器,可以隨意改變黃倩的姿勢。
機器開始運轉,讓黃倩保持站立的姿勢懸在半空,他看到一個瘦高的男人坐在一個她的對面,男人腳下跪著一個女人,女人雙腳被固定在地面,雙手在後背靠著,正在舔男人的雞巴。黃倩突然間注意到女人的屁股,那個屁股上的貞操帶她認識,是翠翠。男人示意女人回頭,女人回過頭來對黃倩嘿嘿一笑。
“倩姐,你也有今天啊”,男人在手機上點了點,黃倩身後的機器伸出一只金屬臂,插入的黃倩的陰道。
“那一天你毀了我,我當時不知道該怎幺辦,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,我來到了這個俱樂部,我開始從爬行空間,舞池,一點一點努力當上的高階性奴,爲了就是今天,我要讓你付出代價”。說完,男子又按了一下手機,機械臂開始運動了,翻江倒海一樣在黃倩身體裏攪動,要把子宮攪碎爲止。
“呵呵,沒用的,我的身體在好多年前泡過一個溫泉就被改造了,我身體裏沒有任何敏感部位,性慾已經從我大腦裏移除了。”
翠翠聽到這裏,無助的望著男子,她本想讓黃倩受盡無盡的性折磨,沒想到黃倩是改造人。
男人沒有說話,男子再次按了幾個按鈕,這是出現一個氧氣罩死死的罩住了黃倩的口鼻,然後又出現一個機械臂,針頭一樣的粗鋼針插進了黃倩的大腦。機械臂再次移動,把黃倩移動到一個高2米的玻璃水槽中,水槽中是透明色的液體,全身浸泡在液體內後不到30秒,黃倩就暈倒了。
……
……
黃倩再次醒來,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剛才的房間裏了,現在好像是在一個宮殿裏,宮殿裏沒有男人,只有女僕,女僕們穿的都是洛麗塔風格的衣服,奇怪的是每個人都帶著口罩,有些奇怪的感覺。黃倩找到一面鏡子,發現鏡子裏的自己也是穿著一身洛麗塔衣服,帶著口罩,她正準備找下口罩,突然有人說話“沒有主人的允許不可以摘下來”,其實她想摘也摘不下,因爲口罩是需要解鎖的。
“主人是誰”,黃倩說了一句,突然她發現意思到了不對勁,因爲她的聲音離耳朵很遠,聲音發生不是在頭部,她又悄悄說了一句,把手慢慢伸向了胯部,她摸到了一個嘴唇,她照了照鏡子,把群裏掀起,發現那裏出現一張嘴,隨著著她大腦想要說話,那個嘴開始動起來,發生聲音,轟,猶如一個棒子打到他的頭上,她一時接受不了這情況。
“跟我來,主人要見你”,另一個女僕對黃倩說。
黃倩來到了主人的房間,主人坐在沙發上,有3個女僕在服侍主人,2個女僕用胯下的嘴再舔主人的腳,還有一個女僕沒有戴口罩,在給主人口交。主人看到黃倩進來,吩咐這3個女僕停下來站到一遍,剛剛在口交的那個女僕臉上並沒有嘴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陰道,黃倩聯想到了自己的口罩……
從此黃倩一直在這裏生活,她之前的力氣全部消失,現在只能打掃衛生,默默接受了她的命運。過了幾年後又一次不小心弄疼了客人,最後被主人處死了。
……
……
黃倩又再一次醒來,她看到她還在剛才俱樂部的地下室裏。男人控制機器把黃倩從液體中脫出。
“倩姐,好玩麽?剛剛那個劇本啊”翠翠陰險的笑著說道。
黃倩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情,簡直就是一場噩夢。
“這個系統叫虛擬現實,它可以按照腳本實現各種故事,體驗跟現實是一模一樣,還可以體驗到現實中體驗不到的哦!剛剛的腳本來自一個漫畫。而且裏面的時間可以設置,你在裏面待了幾十年,我們外面不過幾分鍾,喝杯茶的功夫”
“姐姐也是身經百戰了,幾十年的折磨又如何,想看我難看,你還年輕”黃倩硬撐著說了這些,她好懷念用頭上的嘴說話的感覺。
“那我們就換個電影吧,《琥珀》,如何?”
還沒等黃倩說話,黃倩就又被拉入了水槽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黃倩靜止不動的在一個封閉的玻璃容器之中,手腳完全動不了,有一根細細的管通過鼻腔讓她呼吸,還有一直細細的管插進她的身體,提供維持生命的藥劑,爲了沒關,導管都做了隱蔽處理,她的眼皮上覆蓋了透明眼罩,所以可以轉動,可以看到外面的東西,耳朵加入了擴聲器,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。她每天看著外面的一切,有時被擡到趴體,有時放到倉庫,有時被擡到博物館,她在每一個地方都是主角,身體完美的線條總是別人口中的話題,她只能看只能聽,她好像死。在某一天“快來人,她生命迹象好像不行了,快來看看”黃倩聽到這個很開心,終于要結束了。“代號001,封裝機制還有缺陷,生命5年。”兩眼一黑。結束了
黃倩醒來發現自己還是在一個容器中,跟之前一模一樣,發生的事情跟之前完全一模一樣,黃倩甚至知道任何即將發生的事情。
黃倩再次醒來,還是一樣。
又一次。
又一次。
又一次。她已經忘了有多少次了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“倩姐,感覺如何,10000回的《琥珀》體驗如何,現實中也就幾分鍾哦”。
“!@#@#@#@#%#!@#!#12”黃倩經曆了幾萬年的禁锢,身體已經無法移動了,她的精神也瀕臨崩潰。
“那就再來個《記憶改造》模式吧,這個我還沒玩過,應該不錯”。
還沒等黃倩反應過來,她再次被拉入水槽,記憶改造,這是什幺東西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“那個女人你準備怎幺處理”。女人說。
“我帶她去了溫泉,沒有出現,我準備放棄了”。男人說。
黃倩突然覺得這場景有點面熟,這不是就她發現汪澤出軌的劇情幺,連這裏都要被破壞?
爲什幺我能聽到她倆的聲音,我在哪裏?黃倩一連串的疑問,而且這裏這幺黑。
黃倩突然覺得一陣晃動,她感覺她在一個暖暖的濕乎乎的地方來回傳動,她有點頭暈。
過了幾分鍾,黃倩感受到了光明。
什幺,她現在那個男人就是汪澤,黃倩現在變成了汪澤的雞巴。
“不過,我在那女人身體裏留了東西,她要是有機會發現並好好利用的話或許以後還會有合作的機會。”
奇恥大辱,被出軌,現在還變成出軌的道具,這是黃倩最最最不能忍的,黃倩惱羞成怒了,她突然感覺到身體裏有股暖流。
她進化了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實驗室內,水槽裏的水開始沸騰,男人看到水槽的黃倩有點不對勁,于是控制機械臂把黃倩脫了出來,放了下來,“玩也玩夠了,剩下的你自己處理吧。”
男人用另一只手機撥了通電話,“阿澤,時機到了。”之後挂掉了電話離開了房間。
翠翠不知道怎幺回事,好像是被利用了,她的腳還牢牢禁锢在地面,想逃也逃不掉。
黃倩慢慢醒了過來,她的身體已經恢複了,五萬年的疲乏還是稍微有點吃力,但是力量已經恢複了,她慢慢走向翠翠。
“黃姐,你醒啦,我錯了,我不對,饒了我吧”,翠翠哭哭哀嚎,完全忘記剛才自己做的事情。
黃倩在沙發邊上找到了要是,解開了翠翠的腳鐐,翠翠正準備抱住黃倩,黃倩用力按住了翠翠,翠翠一愣。然後黃倩把翠翠放到了剛才的機械臂上,操縱剛剛男人留下的手機。
機械臂換換的將翠翠放入水槽中,翠翠邊求饒,邊扭動身軀,可惜沒有任何作用。
黃倩點擊軟件中選擇“五星等級”“按順序循環”“無限次”,時間設置選擇了1s:1000年。
最後離開了房間,外面直接就是亞細亞街的街道,俱樂部已經不在了,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