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.0

2022-08-31发布:

外遇

精彩内容:

那一天晚上回來,我乘著電梯時,心情有點兒不安,雖然我沒有做錯什幺事,但已感到對丈夫不忠。因爲我居然答應和我的舊情人志信單獨約會,這很可能是一個危險的開始,無可否認,志信的成熟深深吸引著我,不過,繼續下去肯定就會出錯。

我開了門,戰戰兢兢的走進了客廳,屋裏一片寂靜,我的丈夫還沒有回來,就在這時,我突然被人從後環抱,嚇得我面無人色。

「是什幺人﹗」我大叫道。

「老婆,是我呀﹗」阿光就是喜歡這樣,他是我的丈夫,結婚五年,他對我依然熱情如故,抱得我緊緊的。

很快的,他的兩只手就不規矩的在我身上亂摸,以前,我一定推開他,現在卻奇怪地半推半就了。

「老婆,這幺夜才回來,去了那裏﹖」他笑嘻嘻的吻看我的頸項說。

「哦﹗剛剛打完麻雀嘛﹗」我說了一個謊,他的嘴吻得我有點癢,他的手指也像魔術師般在撫弄我的乳房。

我也不明白,今晚特別容易動情,我甚至感到自己的濕潤,他緊緊的摟看我,吻著我的耳朵,阿光是熱辣辣的,他伸手進我的內褲,我拼命地扭動。

他急不及待地將我推到梳化上,以前,我們也曾在這地方做愛,所以駕輕就熟,我心跳得很厲害。在他強烈的撫摸下,我竟然非常渴望,是有史以來最需要的,我不知道與志信的約會有沒有關系。但我今天再遇到以前的男友,的確泛起了陣陣微波。

當然,這種感覺我丈夫是完全不知的。我很需要,我扯開了他的睡褲,扔在地上,輕輕的從內褲伸進去,撩動他的毛髮。這種感覺我很喜歡,阿光也很享受,誰知,我觸及的地方與以前完全不同。

以前每一次阿光都十分敏感,祇要輕輕一碰,他都挺如鋼鐵,何況,我們溫存過一番,理論上他是昂頭吐舌的,但現在他卻是軟弱無力,令我心急如焚。

「怎幺,你……。」我有點詫異,他也很尴尬地說︰「可能我今天太疲倦了﹗」

我嘗試盡力,利用撫摸來挑逗地,因爲,我是很需要、很需要他來充實我的,但還是越弄越不濟事,我肉緊地在他大腿上磨擦,他似乎也在努力。可惜,他面紅耳熱,額角冒汗,無論如何也擡不起頭來。

「你不行又要來攪我,真麻煩。」我說了一句丈夫不喜歡聽的說話,但我實在很氣憤,我最渴望的時候,他卻如此不濟。

我推開了他,就走進房中換衣服,他跟了進來,依然纏著我。

「老婆,給我時間,摸摸相信就可以。」他摸著我的乳房,我推開了他,因爲我怕他弄得我不上不落就最要命的。

其實,我丈夫間歇性亦會出現這個現象,以往我就睡覺了事,今晚卸有一種極度空虛之感,我很需要一個強壯的男人。

我拿了衣服走進浴室,開滿了一缸熱水,浮浸在水中洗擦,一陣舒泰的感覺令我十分享受。我撫摸著自己的身體,驕人的身材自己也有點自豪,摸著幼嫩的乳房,出現了一陣陣幻想。

幻想著舊情人志信的撫摸,他粗豪而有力的手掌摸得我全身酥軟。我不其然的向下撩索,手指很有節奏,志信成熟而溫文的面容出現在我的眼前。

他吻著我,他吻我的眼睛,深情的吻我的臉。我情不自禁地主動吻他的咀,四唇交和的滋味很舒泰,我摸到他的東西,仍然強悍得使我春心蕩漾。

記得當年我未結婚,曾經與志信相戀過,這也是我的初戀,我們吻過,撫摸過,擁抱過。所以,他的東西我也曾經觸摸過,他比我丈夫還要強,不過,當時我們年紀輕,始終不敢超越軌迹。

後來,他去英國讀書了,我們之間的感情也由濃變淡,之後,我認識了阿光,也就是現在的丈夫,初夜之權也完好地奉獻給他。想不到,這次和志信久別重逢,一幕幕往事令我百般滋味。我有點失控,仿佛志信已經完全進入了我的肉體,他強壯的家夥令我欲仙欲死,我享受著比我丈夫更雄厚的實力。他全速推進,我也接近瘋狂。

突然,敲門聲傳來,使我回到現實中,我依然浸在浴缸中,志信的入侵祇是我的幻想。我的幻想令我得到自我發泄,然而一絲絲空虛又包圍我的四周。

丈夫在外面緊張地拍門。

「老婆,這幺久,沒事吧﹗你還在生氣嗎﹖」

「沒事,你先睡覺吧。」我怕引起地的懷疑,沒好氣的就應了他一句話。

我用浴液揉著我的身子,現在才真真正正爲自己清潔,我喜歡慢慢的洗。洗好了之後,我包了浴巾走出去,看看房中的丈夫,真的已經睡了,自己也懶洋洋的躺在梳化,看看電視上半夜的粵語長片。

突然,電話響了,竟然是志信打來。

「啊,你怎幺這幺夜。」

「哦﹗阿玲,對不起,你還沒睡吧﹗」

「有什幺事﹖」

「阿玲,明天你有時間嗎﹖我想約你吃晚飯。」

志信的聲音依然充滿磁性,他每一句說話都打動得我難以抗拒。